2020年2月2日,我的照片入库了,一入还是三张。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有七张了。这篇文章我想谈谈我从开始拍机到入库的过程,看起来可能会没有逻辑,但内心的声音驱使我把他们记录下来。因为这是让我感触最深的一次,不只是喜悦,更有一份放松。

先讲讲第一张入库图片的故事吧。第一张入库的不是我最喜欢的黄金光降落,不是八卦台拍摄的起飞,甚至不是在新加坡拍的任何一张——要知道我对那几张已经喜欢到专门发一起推送了。第一张入库图是这张四川航空的359,摄于10月27日,东停的一个阴天。那是一个周日,我本身需要码运动队的一篇推送,写完成山的作业,并且在英语学习群里面汇报。但我还是去拍机了。当天天有点阴沉,但在东停还是拍到了不少好货,包括土库曼斯坦的777-200。(有点可惜不是757,但是根据“如何减少拍机中的“损失厌恶”?”中的观点,解锁一家外航也很令人兴奋了)

    拍完机后,这些照片就安静的躺在了我的存储卡中,直到我把12月拍的所有的投了一遍,都被以“噪点过大”或是“色偏”的理由拒绝后,才想起来去上传他们。在上传之前,我收到修图高手的指点,下载并首次使用了降噪滤镜。降噪之后画面漂亮多了,在调完阴影之后机翼下缘甚至反射了起落架。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上传了这张。那张厦航的入库图和他一样,我觉得这回图库管理员又会编出一个奇怪的理由把我拒绝掉。
    这两张上传的前一天,我修了新航的380,并被“噪点过大”拒绝了。虽然和之前40多次一样令人沮丧,但这回只有“噪点过大”这一项。从表象上看,那张图片本质上还是一张拒图,他的性质和之前的图片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你依然不能在网站上看到他,你也依然搜不到我这个摄影师。但我看到了改变。拒绝的理由没有了色偏,没有了亮度不足,没有了其他那些“故意刁难”的理由。那么,既然他没有说,我是不是已经做到那些了?是的,一定是的!虽然别人在当时没有可能看到你的进步,你这么吹自己的“大片”归根结底还是一张“拒图”,但只要你自己看到了改变,这就够了。

    读到这里,一定会有人嗤笑我的幼稚:传个图库有什么用,不就是多了一个水印嘛?如果我去回答这个质疑,那么我一定会笑出来。我会反问质疑的人,那么在你们看来,上一个好大学有什么用?不就是文凭能显得很高大上嘛?任何一件事请本身都是无意义的,有意义的是这个事情带给我们的成长,让我们在思想上能够想的更深,或者让我们更加相信自己。我可以肯定我的图片在入库后不会给我带来经济利益,也不会在日后申请中帮助我脱颖而出。但对于我来说,入库不一样。入库事对我拍机的最好认可,我发现了自己的照相水平和后期水平与专业飞友没有本质区别——大家入的都是摄影网站。我又一次向自己证明了只要我想做,我就一定能做好。既然区区一个“小爱好”我都可以做的和专业飞友差不多,那么在我的专业方向呢?既然投入就一定有回报,那为什么不投入呢?

   虽然在那天我还解决不了噪点过大的问题,但起码我知道,其他问题已经被我解决了,至少那张图片中不存在色偏了。而且,我坚信,只要你想要解决一个问题,你一定能通过渠道找到方法。我反思了一下自己,在更新“论拒信”那篇文章的时候,我就对拍机的意义产生了怀疑。我认为图库的要求太高,和我追求的不一样,因此我可能就不适合图库。这本质上是一种逃避的行为。我期望通过论证向自己证明图库标准的不合理性,我险些成功了,险些就安于当时的状态而不去了解ps,寻找降噪滤镜了。如果当时的我选择了不去和图库较劲,不去在公务缠身事还继续修图,那么我敢说我的图片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入库的,我的照片也只能停留在朋友圈级别。

  相比入库来说,那些没入库的图片给我的感触更大,虽然他们在“事物”层面什么都没有留下,除了审图员勾选的几个词和以“抱歉……未能被收录”开头的通知之外。但正是这些图让自以为是的我开始承认在这个刚刚接触一年的领域我还有很多要学的。之前就有摄影圈的朋友建议我调整之前打水印发圈的图片的亮度和噪点,但我觉得那是器材的原因,而且无上大雅:“其他飞友照的也都差不多,反正就发个圈。”在入库前,那些被拒的图片总我总觉得审图员是在可以刁难我:明明很好看的图片为什么就不让过呢?这种疑惑和愤怒倒逼着我去向专业飞友请教,去寻找自己图片中的缺点。在找到之后,进行了修改。

感谢那些入库的图,让我再次向自己证明了自己;也感谢那些没入库的图,给了我证明自己的机会。那,就……继续追梦,继续努力吧。

Feb.4th, 2020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