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喜提了“慢反馈系统”,Jetphotos.com的首张入库图,还是那张新航380。终于入了内心中的“圣殿”,激动是难免的。在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历练之后,我终于修出了一张让多位审图员都看着不错的图片。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我的作品的质量也不断上升,从最初的“噪点过大”,“阴影过暗,“色偏”,却又打着硕大的水印,到现在的入库。看着自己拍的机越修越好看,说不快乐是假的。如果说这张入库图是意料之中的——毕竟国A也入了几张,在“快反馈”中学习到了一些技术(详见上期文章:),那么随后发生的事情就让我陷入了狂喜:我敢说甚至和收到高中录取通知谁一样的喜悦:我的图片上了J网的“今日最佳”。那张漂亮的380在“全球最大的航空摄影网站”的“头版第二条”待了24小时(在发稿前刚刚由于时间被替换下去),而他的作者也成为了当日浏览量前三的作者。

能在J网上头条真的很令人激动:收到了专业飞友的认可和鼓励,得到了哥们的“太巨了”,在朋友圈收获了很多赞……更重要的是,我的图片终于打上了梦寐以求的水印。再次从别人的认可中获得了满足,我又一次觉得自己非常厉害,不禁开始自负膨胀起来。但在膨胀之后,我不禁又一次想起了这个问题:上了图库的TOP有什么意义?我拍机的初心到底是什么?

在物质上,上了图库的TOP可以让我的图片被更多人看见,可以让我的图片在Flight radar 24上面出现,也可以为我赢得 Jetphotos “Top Shots” Photographer 的响亮名号。但在精神上,他能带来更多。表面上看,入库且TOP可以通过权威的手段来肯定你的技术,给你继续努力的动力:毕竟都上过热门了,多为J网贡献几张有什么不好的。但如果从深层次看,这个TOP其实对我坚持拍机不会有很大的影响。追根溯源,拍机的意义在于给自己片刻的宁静,通过一次次快门释放掉心中的苦闷,在拍到“好货”时兴奋,在拍机失误时反思:拍机本身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传图,作为拍机的副产物,其实是“可有可无的”。在“论拒信,再论拍机”这篇文章中,我曾探讨过,图库是帮助我们提升的工具,传图库的价值在于让自己的照片变得更好看,同时提升自己的修图和拍机技术(比较有感触的一点就是拍机的角度,带看完很多张J网的入库图之后,在今天拍机时我取景的角度略有改变,照片看起来就“有内味儿了”),而不是通过打上图库的水印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成为自己唯一追求的目标。

那张top

如果照飞机只是为了传图库,收获功与名,那么这种行为被称为拍机是在玷污这个词,他应该被叫做“航空摄影方面的功利主义”。在我的理解下,拍机就是在拍走心中的忧愁,传图库只是一个让拍机成品更好看,从而让心情更愉悦的一件事:拍机的最终目标是去获得内心的宁静。如果有人只想要在航空摄影方面充盈活动列表,那么他一定会攀附专业飞友,低三下四的从他们那里套取有用信息,一切都以传图为导向。在那种情况下,如果他和飞友们约好了拍机,一看当天天气不好,出不了片,那么他那颗功利的心一定会驱使他放掉飞友的鸽子,即使那帮飞友托他买了模型。在入库之后,他一定会想尽各种方法博得关注量,而不是关注图片本身还能怎么修改。这样的功利主义拍机对我毫无吸引力,以噱头和虚荣为导向的航空摄影可谓“失其本心”。

对比来看,图库像是我的一位老师。他存在的目的是指引我追求心中所想,找到并最终得到他。他的水平固然比我高,但如果我因为他的高水平就把他当做自己的最终目标,那么他就是失败的。如果在入J网之后,我就选择把每张图都按照录取图的参数和标准做,那么我固然可以得到一些:满足了这位老师的水平。但那样,拍机的灵魂就消失了。使用完一种参数,就试试另一种,这个角度录取了,试试更靠前的角度。只有不断的探索,不断的“横向发展”拍机技能和水平,才能拍出更多更好的照片。拍机的一大乐趣就是在掌握一项技能之后从零开始学习另一项(比如,尝试对飞机追焦,拍出另一番风情)。

在被录取前,我还会怀疑自己拍机的意图:看不上被图库录取是不是“酸葡萄”,因为技术不到位而导致的自视清高。但在被录取且意外的获得了如此高的关注度后,我可以问心无愧的回答我自己:我拍机只是为了图个乐呵,图库对于我只是一个副产品。我很感谢图库给我的反馈和对我技术的肯定,但我拍机不只是为了获得他们的认可来得到满足。这种由他人而来的满足一定是不长久的,他会让你更多的去讨好别人,成为别人眼中的你,而不是你自己。听取别人的建议固然重要:就像我愿意在J网和国A学习正确的修图方法一样,但听取不是顺从,得到权威的肯定并不是全部。

It is something, but not everything.

Feb.9th, 2020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