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清晰”,“好看”,和“好”的图片的思考

昨天白天(2.9)无正事,终于可以开始一项浩大的工程:“炒冷饭”。所谓“炒冷饭”,指的就是把之前匆匆修过的图片进行精细化处理,或者开始修一些之前拍过的图。但这回炒的图有点特别,他们只是一些“文件”:出于某种原因丢失了格式,只能用画图打开,再转存。抱着好奇的心理,我开始看这些文件。一看,发现里面有很多我刚入坑的时候拍的照片(2019.7),虽然不怎么清晰,但那照片就像自带视频一样,让我看到了那次难忘的经历。

如果我在凌晨1点21分,修完所有图之后只回忆起了这些经历的话,我认为我没必要继续写一篇“充数”的推送来简单的发个图晒一下今天的结果。在修图的中间,看着这堆由于技术和设备限制而达不到图库标准却又带给了我无限回忆的图片(事实上,在被国A拒了92张照片后,我大概知道了如何修复照片的一些通病,详见上期:我们如何看待图库),我产生了疑问:什么样的照片才能被定义为“好照片”?如果图库录取了我一张国航的737,他的确很清晰,但在我心中却产生不了什么波澜。

既然一张照片能够被我评价为“好”,那么对我来说他一定在某些方面打动了我,而不是打动了别人。由于“好”是一个主观判断,所以他的判断标准每个人可能有所不同:就像我认为拍机是一件“好”事,但却有很多人认为拍机不值得一样。因此,我认为“好”的东西与别人怎么认为无关。

为了解答一张“好”照片的标准,我首先探究了最被外部认可的那些照片:入库图片。在上段末尾提到的普通入库图,感觉不够“好”。虽然每张入库图在技术上都已经达到了一定造诣(正因为此他们才能过审),但他们也只是记录性的“证件照”:由于图库的繁杂要求,入库的图片或多或少会受到规则的限制,比如飞机必须居中,国A注册号必须清晰等,很多“感觉不错”的照片由于这些条条框框不能入选,入选的图片也都必须具体的反映细节。就像没有人会夸赞你的证件照“美若天仙”一样,我那些标准的入库图也只能算是纪实性的清晰的照片。虽然清晰的照片在像素层面达到了高标准,但在更高层面,他们给人的感觉是呆板生硬的,这张照片带给你的记忆也只是“怎么修了图,被拒了几次才过”等一些技术性的印象和经验。虽然清晰的图片可以体现你的修图水平和纪实能力,但也仅限于此。

飞机好看吗?好看。后期达标吗?达标。
有什么特色吗?其实没有…
美联航787,N26902,2020.1于东停

此处对于清晰度的判断,外部和内在是一样的:即你和审图员看待锐度都是可以用仪器测量的,所以“清晰的照片”中的“清晰”是客观的,有着稳定的衡量标准。那么问题来了,针对那些拒图,我在第一次修的时候调出的参数是不符合这个客观标准的。根据图库的反馈,我更改了参数和判断标准。绝大多数更改让我的图片“感觉更好”了,但还有一部分我仍认为他被拒的那一版更好看,而入库的那一版虽然真实却主观上感觉不好。根据上面的主观判断标准,这些入库图其实没有那些非入库图“好”。所以我们发现:虽然在物质层面“清晰且真实”的照片看起来是客观上最佳的,但一张照片的“清晰和真实”与否和一张照片是否“好”既不充分也不必要。“好”的照片不一定清晰真实,清晰真实的照片不一定“好”。

甚至有时,“清晰的照片”在物质层面都不是最佳的。昨天,当我照出那张新航359时,作为一个业余飞友,我认为那张图片已经可以反映我的最高水平了。因此,我修完图后就直接换了壁纸,用她接替了之前的国航747。对于这张新航359,在物质层面,我肯定他达到了“清晰”的标准:即我要传J网他肯定能过,但由于他原始的光线和背景太好看了以至于我不想在后期时把他们拉掉去迎合图库的口味,寻找外界认同。这种图片我称为“好看的图片”。在主观判断时,他们符合了我在物质层面对“好”的要求:对我来说,这是一个主观的判断,但在清晰度等方面会受到客观因素的影响(J网判准等)。但在思想层面,这张359和其他“好看的图片”一样,给我带来的只有拍到了/修完了的喜悦和物质层面的经验。对于我的精神层面,除了消耗精力外,可以说作用很少。

清晰的图片能入图库,好看的图片能当壁纸,好的图片自有灵魂。下面,该好好探求下自己甄选出的“好”照片中的灵魂了:我为什么选出他们?他们带给了我怎样的启示?让我有怎样的成长?如果把”好照片“换为生活中”对你有启发的事“,那么这个问题就变得有趣了。

Feb.10, 2020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