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就要开学了,我马上也该进入补各科作业,赶各个ddl的模式了。在进入之前,抓紧时间更一篇Martinview,记录最近的灵感,以免补作业这一行为将他们放走。最近趁着没有火烧眉毛的急事抓紧炒了一批冷饭,并传了一批国A。虽然录取率还不到10%,但其中还是有三张入了审图员的法眼。(截止开始创作时,还有13张图待审)但是最近开始探索宏观经济学,在用微观视角分析了传图的各个方面之后,我打算从宏观的角度来看看。以整体传图的市场和宏观模型来分析,而不是用typical飞友的视角切入。(虽然我是飞友,但技术和录取率属于outlier,还算不上typical)

但在开始宏观专题之前,先反驳下自己之前的错误认知:“传图库的边际效益不会递减。”从微观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作为一个individual,传图库这件事终于开始边际效益递减了。递减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拍机拍腻了,而是使用着“简单高效”的修图软件去修复一个个色偏的过程实在是让人摸不到头脑:试想你熬夜修到一点的图片因为“色偏”,“细节缺失”等一些莫名奇妙(至少现在这么认为,没准以发展的眼光来看,当我入库3位数的时候,我也会嘲笑这些图片,正如我现在嘲笑最初拍机的拙略后期一样)的理由拒绝。

虽然拍机和被录取给我带来的效用是正的,但由于修图带来的效用变得很低,甚至出现了负效用。再第十二张被录取之后,我也就是开心的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没有像前三张那样的狂喜(“感觉像提前被梦校录取了一样”),被录取所得到的效用即使定性看也可以发现很有很大区别。虽然拍机还没有发生边际效用递减,甚至由于外因作用还在递增(由于最近进出港航班量减少,飞机变得相对“稀缺”,根据之前文章对“好货”的相对定义法,连国航320都值得去连拍几张了,相关推送:如何减少拍机中的损失厌恶),但由于修图和被录取的边际效用递减,拍机传图库着件事的效用增速放缓,甚至为负。

用微观部分的“Marginal Analysis” 来看,由于传图是由多个事件构成的,其中的部分事件有“边际效益递减”,所以会影响整体的边际期望收益。作为“理性人”,我现在应该减少传图的次数并去寻找边际回报更多的事情去做了。(比如补作业,由于“the consequence is clearly highlighted by teachers”,他即将被提高优先级。)

最近涉猎了宏观经济学,虽然刚刚对几个基本假设和模型有了一知半解,但还是想要做一个类比分析。下面我将尝试从Market的角度,以“航空摄影图库”(国A)为例来分析图库的运作模式,以及为什么劣币不会驱逐良币,使得这篇推送可以被称作“宏观专题”。

在最近的阅读中,“劣币驱逐良币”这个问题让我很感兴趣,从现象上来看,这个过程是“逆淘汰”,即由于信息不对称,一些以次充好的商品可以靠价格优势淘汰掉好的商品。如果把这个情况类比到图库就是:如果我偷懒,在修图的时候省掉一些耗时的步骤,同时又能准确的达到上图库的最低标准,那么我是不是就能用更少的投入去入库,从而获得更高的净效用呢?假设所有飞友都和我想的一样,那么如果我们都传一些只符合最低标准的图片,那么图库为了保证入库率和丰富程度应该会降低标准。如此循环往复,最后的结果不会是所有人都不投入大量的时间修图了吗?为什么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他可能发生吗?

由于涉及到了“所有飞友”和“图库整体”,这个问题适合从宏观来分析。为了看到劣币驱逐良币这一现象,我们需要一个类比的市场和供求关系。从宏观经济学的 “circular flow” 来看,图库的循环由生产者,消费者,和单一市场组成。生产者是上传图片的飞友,他们将投入时间和经历将处理过的图片投入到“市场”:待审图库中。消费者是审图员,他们对每一张图片进行审查,并且根据观感和标准(processing)自主将市场中同类的商品分为两级:入库图片和未入库图片。

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的Market Power 远大于生产者。消费者会对于本质上高度相似的商品的分类(拍的都是飞机,由审图员决定是否入库),而很多生产者不具备这种能力。对于所有生产者来说,生产的商品被放到两个市场中销售所得到的收益是不一样的:如果被消费者认为“在未入库图片”中的商品,那么消费者将不愿意为这批货物支付,或者理解为只愿意支付很少的资金(那封高度模板化的拒信);如果消费者认为他们可以入库,那么生产者不但可以从消费者处直接获得效用(一封虽然模板化但总是令人振奋的信),还可以通过这个market of goods 继续收获效用,包括但不限于收到其他生产者的评分,上TOP,甚至被著名引用。虽然对于市场外的观察者来说可能很难认同这种获得效用的方式,但观察者的职责是“去理解原因而并非认同。”

上面这一段从市场构成的角度说明了消费者的市场议价水平远大于生产者,这部分的宏观分析可能看起来很absurd(就像我现在看半年前的后期一样),但这样也为后面流出了进步的空间……(强心找借口)得到了这个结论,我们可以用博弈论的方法来解释劣币为何无法驱逐良币。如果生产者集体降低生产质量,作为消费者的审图员不需要做出策略的调整。生产者发现初期的降低质量无效时,他们面临着两种选择:

第一种是继续降低质量,这样有两种可能的产出:消费者选择接受其中的一些“劣币”并把他们放入“良币”库中,或者是消费者继续抵制,那么生产者将继续用很高的投入换取很小的效益(持续传烂片持续被拒肯定会一直难受)。第二种选择是去恢复原来的质量,则劣币被生产者撤出,未来期望的分类标准不变。给定消费者的市场议价远大于生产者,消费者为了继续保持自己的分类标准,肯定不会选择面对生产者妥协,且消费者将“劣币”归入“未入库图片”这个劣币库中的成本很低。(审图员甚至只需要十秒就可以拒掉一张不合口味的片子)因此,消费者不会改变标准,所以劣币也就不会进入良币市场。

就像我们在华为专卖店买手机不可能和店员去讲价一样,作为传图的人我们也不可能和审图员去就审图标准讨价还价。虽然我们作为图库的“生产者”可以上传图片,看似比在专卖店讲价更有议价一些,但其实上这种议价并不存在,通过大量的向审图员注入劣币也只会导致这些劣币被放进“未入库图片”中。

Feb.15th, 2020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