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参加了学弟妹的一次“主题活动”,除了对自己的部分做了宣讲之外,还听完了整个分享。说来也是奇怪,平常听自己年级的“思想教育”总喜欢小孩子般的在下面耍贫,啥也听不进去。还总感觉自己特别行,啥都不用努力就能达到一个相对靠前的位置。但在这次“主题活动”中,老师的一句话让我挺有感触的:“现在很多同学不想努力是因为你们看不到别人在干什么,看不到自然就会懈怠了。”这句话听得我心中一惊:这不就是在说我现在的状态吗:课内学习方面,每天看不到别人在干什么,就总喜欢学完要求的就停止,不做深挖。标化复习更是随缘,有时甚至会上课溜号。但为什么我们会在“看不见别人”的时候懈怠?这句话真的适用吗?
 
其实答案很简单,很多事情我做起来除了获得内在满足之外,还会寻求外部的肯定和认可。而由于性格原因,外部因素在我身上的作用尤为明显。所以当我在一方面收不到外界的刺激和反馈时,做一件事情的内驱力就会很小。如果这件事情有恰好在短期带来不了产出的话,那我多半会放弃掉他。所以“看到别人努力”对我来说是一种外部的刺激因素,让我找到了努力的理由,那种落后的恐惧和领先的喜悦。我过去,现在,并一直会认定自己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总喜欢把每件事情都办到“最好”,或者得到圈内“权威”的认可。注意“最好”是一个相对定义的概念,他需要依托于一些没那么好的东西存在。如果我“看不见”别人,那么对于“最”的定义就是不成立的。所以“看到别人”给了我一种判断标准,使得我可以去定义出“最好”,让努力方向有迹可循。
 

今天想了很多,也写了很多,就放公众号头像做封面吧~
达美航空A350-900 N513DZ 2019.10于北京

有了定义就有了努力方向。在我的认知中,只要我想做,就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在朝着已知方向行进的过程中,虚荣心和攀比心理帮助我保持专注。马基雅维利说过一句饱受质疑的话:“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但靠“虚荣心”和“攀比心”或许不完全是错误的手段,毕竟呈现在外部只是一个充满干劲,“让别人看见”的你。看到了大佬拍的作品和后期,我说什么也要修出和他们一样好看的照片,不光自己看着舒服,而且还能成为炫耀的资本。在此同时,我贡献了几张好看的照片,让群中一些初级飞友学习,并相互交流。

在生活中,哪怕有些人和我不具有可比性,我也想做“最特殊的”那个,因为那样会显得非常OUTSTANDING,虽然可能不是因为实力而STAND OUT,但起码是站出来了,对于一个喜欢显摆的人来说,这就是一种“最好”。所以可以说,我拍机(同时运营MartinView)的部分目的就是为了通过好照片来获得业内“权威”的认可,同时在技术上获得进步。除去对航空的热爱,拍机的部分本质是为了满足虚荣心。在这同时,虽然出发点看起来不那么“正当”,但在实施的过程中,我收获了快乐和技术,别人也能通过“看见我”唤起心中的紧迫感,并收获部分由我带来的知识。所以如果我看不到别人,别人也看不到我,或许我在办这些事情的时候就不会有那么高的热情和动力,最后的产出或许也没那么好。老师这话没错,我非常认同这句话在需要“真抓实干”的时候的作用。

但有时候出发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偶然踏上征途之后你将怎么走完。还是马基雅维利说的:“新的君主不仅需要强大的实力,而且还需要命运的垂青。”在我踏上了拍机的征途之后,我发现我真的很喜欢他,因为他单纯的能给我带来快乐。我享受面对飞机时按下快门的一瞬间,享受把一张色调奇怪的图调回来的成就感,享受和陌生的飞友在东停的草坪上谈天说地,欢声笑语间很难发现我们之间唯一的纽带就是共同的爱好。在“命运”把我引向拍机的大道之后,我发现了与他的一种“链接”,这种“链接”赋予我实力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而且当我们“依赖命运的越少,就越有可能巩固自己的统治。”对拍机来说,就越有可能坚持下去。

 
在思想层面,我却觉得只有放空自己才能真正去思考。我们在“真抓实干”时寻找的“最有效解”有时不会是“最正确的”。有时看到了“别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做的显著比我好,我就会选择去找个合理的解释来安慰自己,比如:别人在产出上做的比我好是因为他们利用某些见不得光的手段获取了资源,这和我的行为无关。当我把这件事的锅甩掉之后,我就会停止思考,转而去继续“看别人这么做”,目视别人变得“更好”,然后继续甩锅,完全不去思考自己有什么可以提升的部分。表面上看,这种给别人扣帽子,快速的解释在短期是有效的,让我们能专注在当下自己需要干的事情上。但他妨碍了你最后的思考,让你无法从中获取到真正的收获。这种“替罪羊”理论是我们在看到一些自己未预知且存在负面影响事物时的本能——“反正做错的不是我。”触发本能后,我们便会继续看“别人在做什么”,忘掉那件事情,关注到那些能带给我虚荣心以及其他正效用的事情上。

当你“看不到”别人在干什么的时候,你就会开始思考。如果你给自己时间去好好分析下对方影响力猛涨的原因,你或许会发现他们分享架构的系统性,分享组织的条理性,和宣传的简洁明了。是这些背后的原因促成了他们的进步,而不是因为某些见不得人的手段。而这样的理性分析需要“动脑”,而“动脑”这种行为在你只关注于结果和产出时往往是看不到的。而当我们时时刻刻拥有“成果意识”,尝试去在每时每刻和别人“benchmark”, 持续让自己处于相对的“最好”时,这种“动脑”往往很难实践。

由于个人原因,在“看别人做什么”的时候我总会用竞争的视角去看,这也就造成了很多假想出来的敌意。这些敌意是单方面存在的,虽然他们可以帮助我更高效的完成工作,但同时也会影响我的心态,让我拒绝听取一切来自“假想敌”的经验,因为我假设他们为“敌人”,他们主动提供的“情报”自然是不可靠的。从“意识形态”和side上否认他们的一切就是用二分法来看待一件事情。这样的看法绝对是不正确的,就像人们对MAX8的停飞一样。(详见上篇推送:从737MAX8论一分为二)
 
说了这么多,总结一下,在需要做”实事“,需要在物质层面努力时,“看到别人”可以帮助你创造一种紧张氛围,让你更快的完成一件事情。但当你想要从精神层面反思一件事,并进行写真正的思考时,你就应该“忘记”别人在干什么,去理性的分析,得到“最符合根本原因”的解,而不是“最高效”的解。

Feb.29th, 2020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