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文章里讨论过“余度”一词,当时给的定义是:“创造者为后续改进者提供的空间。”提出这个词是在论证发明者那些不那么“显而易见”的功劳时候用的。当余度足够时,几乎所有人都不会在意。但当余度不够时,我们发现工程师会抱怨前辈们设计的局限性。这种抱怨也从侧面论证了“余度”的重要性和“隐性”。

通过今天(或许写完了就是“昨天”了)这几段话,我想要了解如此重要的“余度”究竟是由创造者决定的还是由改进者决定的。以及,我们在现在改怎么做才能为未来留出“余度”,避免在需要更大的引擎时受到起落架高度的制约。

抽象一下,“余度”体现的是一种“规划性”,是创造者在当时的技术和思想条件下对未来可能提升或改进部分的预测。有人可能会说所谓“余度”是改进者创造的,原因是“改进”是改造者利用原有的特性进行完全的再创造。但我认为这种观点是片面的,他忽视了余度中内涵的“规划性”和创造的时间性。737的“小短腿”的原因是由于研发机型时主流发动机的高度低。在当时的设计师看来一个长的起落架除了需要更精密的机械结构,承压能力更高的材料,和放轮状态下更复杂的气动外形外并无实际用处。这里对于发动机高度的“余度”就很小,也导致了后面的改进中不得不使用“鸭嘴式”,“椭圆式”的外形。由此可见,如果“余度”是由改进者创造的,那么对于737系列,优秀的改进者应该可以得到和同类型机一样的发动机直径。但现实中,这些特性受到创造者的制约,不可能让改进者完全自由的去发挥,并创造出余度。还有一种论证,如果认为“余度”是由改进者决定的,那么随着技术的升级和认识的扩展,“余度”应该是递增的。但现实中,更多的改进意味着需要考虑更多的额外因素,如MCAS本身也是为了去制衡一些额外因素。由此我们可以得到,“余度”的大小在设计完成的那一刻就已经确定了

那么,在设计和规划阶段,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为未来的改进留出余度呢?从余度的特性出发,有两条路。第一条是对未来可能需要改进的方向进行预测,并在这些方向做出一些高宽容度的设计,或是大胆选装一些创新的配件(思维方法)。第二条路是模块化现在的设计,当未来余度不足时,通过快速改进局部设计来增加余度。

那我来说,假设我在设计我自己的“形象”,从而可以在“人才市场”上向各个“学术机构”推销自己,类比一架只有草图的飞机。由于这个形象既需要体现出一定的特点和“定位”:是对应支线还是干线,主打效率还是体验……还需要准备接受“学术机构”的进一步改进和完善:是使用复合材料还是航空铝材,是采用省油复杂的新型发动机还是用简单耗油的传统型号。在被“学术机构”进一步加工后,这架飞机已经具有了雏形,可以进行第一轮销售了。余度体现在最初的草图上:如何把握好这个度,使得“学术机构”可以看到设计师的实力,又同时确信这款设计有潜力呢?如果在草图上把设计画的过于具体,甚至都对标到了一条特定的航线。这样设计师的智慧很容易能被体现,但由于设计的目的太过单一了,对后续的改进没有留出足够的“余度”,这种产品不会受到太大的欢迎。如果草图上仅仅勾勒出了大体的形状,的确,余度很大,但显然不行。这样的草图没有展现出设计师的水平,“学术机构”没有理由去和这样一位设计师活动。所以可以看出,余度和设计呈负相关,在发展的时候,我们需要思考在何处需要发展,体现出自己的实力,在何处需要留出余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