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朋友聊起了“哲学”,聊完之后有点感触。于是在忙完了一天的公务(果然,事情已经多到要在第二天才能干完了)之后,把这些感触写下来,以免跑掉。讨论的主题围绕着“马基雅维利会如何评价‘皇帝的新装’中的皇帝或其他人”。这个主题我挺感兴趣的,毕竟之前也对《君主论》做了深入的研究,并尝试用“学术论文”的方式来讨论马基雅维利会怎么看待“洞穴譬喻”。虽然最后失败了,但读完《君主论》还是让我对其产生了兴趣,也对这种“对比阅读”的形式有了好感。

如果想要去了解一方怎么看待另一方,那么我们必须把两方的观点和行为都搞清楚才行。简单介绍一下背景:在“皇帝的新装”中,那位皇帝只关注于“好看的衣服”,不关心其他事情:他“讲国库中的所有黄金都用来聘请最好的裁缝”,最后却被两个外乡人用“看不见的衣服”戏耍了并当众出丑。这个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了,但马基雅维利的主张大家可能有些陌生。在下面的分析中,我会用到他在《君主论》第六章,第十八章和第二十一章的论述。由于篇幅有限,不能一一展开,我会在分析中加入引用和出处来使他更好的被理解。

Part 1:马基雅维利看国王

马基雅维利看国王为完全失败的统治者:不具有统治的绝对实力,也不懂得该如何处理与人民之间的关系。

在《君主论》第六章中,马基雅维利谈到如果一个人想要成为君主,他必须拥有“过人的实力”和“命运的垂青”。二者缺一不可,但依靠前者的程度越大,就越有可能巩固统治。想要上位者对于“命运的垂青(Fortuna)”,可以理解为当前统治者犯下的错误,也有可能是天灾。因为根据马基雅维利的理论,人民是君主统治的根本,如果君主因某些原因主动或非主动(天灾)的丧失了人民的信任,那么他的统治注定不会长久。而在“皇帝的新装”中,一位对人民不管不顾,丢失了治国的“信念”的国君无时无刻不在给其他人提供“命运的垂青”。虽然在故事的世界观中他已经统治国家一段时间了,但“命运不可能永远眷顾一个人”。

从“皇帝的新装”的铺垫中,我们不难看出这位国王应该是靠继承上位,因为他不但不关注人民,甚至对能满足他爱好的人报以完全的信任:对那两位“骗子”制作的所谓的“靠诚实才能看见”的衣服,国王不但没有怀疑,还选择了完全的相信。“最正直,最诚实”的老大臣面对着朝空气演戏的骗子却不敢说出“他们其实什么都没有做”的事实,反倒是怕国王以此为把柄质疑他的能力。这足以说明老大臣和朝廷中的各位深知国王对裁缝的态度:对于素不相识的人的一句毫无根据的话却比对为国效忠多年的大臣的品格还看中,足以见得国王的昏庸。

从这之中我们还可以看出国王其实不够自信。为什么他在看不见裁缝做的“新衣”时会首先质疑“是不是自己不够聪明”,究其根本还是由于他不相信自己的判断和自己的智力水平,而他的治理水平直接由这两项觉得。如果一个君主对自己的治理能力都不自信,那么其他人凭什么相信这样的一名君主?因为这种不自信,让他选择去无条件的相信一些自己眼中的“权威”。在这种条件下,故作神秘的两位“裁缝”就很符合权威的定义:在国王爱好的领域有着足够的造诣,同时又有着足够的底气。根据马基雅维利,人民应当视君主为他们的“权威”,并对他表面上营造的统治合法性深信不疑(第18章)。

总结一下,在马基雅维利眼中,这位“君主”在不断的给其他人夺权制造“命运的垂青”,不关注人民和统治目的,还轻信不知底细的人为“权威”。这样的一位“君主”距离灭亡不远了。我的评价和马基雅维利的差不多。

Part 2:马基雅维利看骗子

感谢那位与我讨论的同学,我在之前还真没有考虑过这两位骗子会得到怎么样的评价。从表面上来看,这两位骗子拥有一位合格的“君主”会拥有的很多手段。他们懂得利用国王对衣服的喜爱来获取他的信任,像狐狸一样用“信任”套住国王,再像“狮子”一样执行计划。他们牢牢地抓住了这个国家中的“信任危机”,并以此巧妙的让这件衣服在“道德高尚,诚实”的人心中存在。他们在表面上把自己伪装成具有技术的裁缝,让自己为皇帝裁剪衣物看起来合理合法,而背地里却敛财。这样看到他们真实样貌的人碍于皇帝的认知而无法揭穿他们,其他人还被蒙在鼓里,相信了二位的推辞。这段和马基雅维利论述的君主的统治方法很像:君主在表面上具有“高尚的品德”,但在背地里却可以“在必要时背叛,欺骗”,因为“世人是恶的,没有人会对你赤胆忠心”,可以“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对于这部分我的看法和马基雅维利不一样,我认为君主的统治应该是表里如一的。

但马基雅维利肯定会认为二位骗子和真正的“君主”有着明显的区别:他们的目的。对于君主来说,他的统治是为了让属地内的人民过上更好的日子,从而让他的统治得以稳固。虽然君主最终的目的是自私的,但达到这一自私目的的必经之路是对待人民如家人。而二位骗子的目的只是为了敛财,和君主有着巨大的区别。既然“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那么目的的重要性一定大于手段。所以君主统治的手段是不重要的,他们可以卑鄙,可以是背叛的。但只要坚守的是心中正确的信念,这种手段就没错。二位骗子没有想要造福过人民,自然就不存在“信念”,所以这种手段其实是毫无价值的。

本来说昨天要出去拍阿提哈德曼城彩绘的,但奈何天公不作美。据前去拍机的飞友说,当时“天空中唯一的蓝色就是飞机上的彩绘”。正好,不去拍机代表着又少了一个推掉公事的理由。于是便疯狂的工作到深夜,然后撑着眼皮记录下了短暂的讨论带来的所思所想。

2020.3.9 2:19 A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