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n do anything you decide to do. You can act to change and control your life; and the procedure, the process, is its own reward.”
— Amelia Earhart, Aviator

上面那句话是位飞行员说的,大概在讲快乐存在于奋斗和改变的过程中。这句话中没有提到结果,即一个好的结果会不会带来快乐,会带来怎样的快乐。很明显,一个好的结果能带来极大的快乐:被仰慕已久的项目录取了,谁不开心?但这种快乐却不会持久,而且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我认为,快乐的真正来源应该是“过程”而并非“结果”,即为了达到某一目标而做的事比目标本身更为重要。先退一步讲,当我们在帮助别人或做一些对“功利”的目标没有意义的事情时,我们关注的是过程并非结果,而对于过程中改变的判断是主观的。

这可以用来解释“修图”的快乐,也可以解释“帮助别人”的快乐。昨天我还在疑惑这种看似完全“利他”的行为为什么能带给我快乐,今天在熬夜的时候突然就想明白了:帮助别人和修图的逻辑事一样的。在修图的时候,真正让我开心的并不完全是最后的成品或是图库的录取:那是一种客观的标准,是“审图员”和“看到图的各位”的感知。而我真正需要的,是自己的快乐。当你在修一张图的时候,通过调整一个个部分,你获得的是整体上的改变:你可以看到一张图从最初只具有欠曝,色偏,噪点等一系列“废片”特性。当调整色彩平衡,拉曝光和对比,进行降噪时,你能看到这张图在一点点的“变得更好看”。虽然可能会受到客观标准的影响,但这种“更好看”其实是主观的,因为只有你有权评价一张图片在你眼中的好坏。而每一步调整都在向一个更好的状态转变,直到你满意了,“存储为Web所用格式”。在修图时,每一步的转变都是对自己修图能力的一种肯定,这方面的自我肯定也能带来快乐。

类比来看“帮助别人”,我的帮助或许能帮他们满足某些“客观”的要求,最终在答辩或论文上有更好的呈现。但在给他们指导的过程中,我通过纠正一个个数据呈现,讲述实验逻辑和项目灵感的讲法,等一些“主观”的判断来让他们的答辩在我的判准下更“清晰”。由于这些标准和“客观”的标准恰好吻合,我的“主观”建议可以帮助他们满足“客观”标准。在这个过程中,让我高兴的显然不是对“客观”标准的满足:他们是否得奖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也不存在共同利益。(相反,如果说他们获奖会和我形成潜在的竞争关系的话,我其实是在变相为自己培养“竞争对手”)因此,根据我的决策模型来按效用来看,这么做的快乐是来自于提出建议和看到变化的。当看到他们将原来混沌的数据清晰的呈现出来,我从中感受到了作为一个helper的价值。看到了自己的“主观”判断能起到作用并最终帮助他们满足“客观”标准,就像自己修了一张图并传J成功了一样:他对你的主业有帮助吗?Barely,又不能靠传图吃饭。他会让你快乐吗?必须的,我看着一件事在我的操作下一步步的变好,最终还满足了某些客观的高标准,即使这种满足不能功利的帮助我,但“主观”的让我感受到快乐就足够了。

总结一下上文,和修图一样,帮助别人的快乐来自于看到别人在接受帮助时一步步改变,最终符合你对某个标准主观的判断,进一步符合某些他们希望达到的客观标准。在对这种变化感到欣喜的同时你也会感受到自己的价值,从而获得双倍的快乐。那么对于那些有指向性的目标来说,努力的过程是否具有同等的作用呢?如果抛开结果来看,努力的过程是否还有意义呢?

我觉得和帮助别人或为不“功利”的目标奋斗一样,过程是长期快乐的源泉。就申请项目这件事来看,结果能带来的快乐是有限的。的确,从很多优秀的申请者中脱颖而出极大的满足了我的虚荣心,也满足了一直以来的愿望。但短暂的狂喜很快便成为了一种平静。“我被录了,真爽,之前没白努力”,这便是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这从外部获得的满足永远是有限的,而且需要更多的努力。而且外部给予的满足往往只存在于一切都完成后,当他们可以看到你做事的全貌后。在这之前,如果缺少一种内在的自我满足方式,在面对过程时你只会有痛苦和嫉妒:痛苦自己做项目时“投入和产出(获得的赞许)不成正比”,嫉妒别人已经完成并受到了外界的认可。

相比外界“客观”,外在,短暂的对于结果认可,自己对于过程的认可要“有效”很多。前面已经阐释了,对于过程的认可就是看到自己在一步步的满足“主观”对于某些标准的解读所获得的快乐。这种快乐是长期稳定的——别忘了如果外界看不到你“客观”的成功就不会给你外在的认可。有了这种内在的自我满足,你在做事时会感到一种喜悦感:你会发现每天自己都在进步,都在满足最宏大的目标中的一小部分,而这一个个小的pace最终会变成leap。这种实践就像开头那句话中说的“to change and to control your life”,而最终的收获就是“process”。

总结一下,在帮助别人和修图时,快乐来源于改变的过程。而在为了某些有指向性的目标奋斗时,虽然结果能带来外界的认可,但这种认可是短暂的,不确定的。而过程带来的快乐是内生的,长期的,且稳定的。正是这种“客观”看起来没用的快乐驱动着我们继续为自己的目标奋斗,并享受这个过程。

Mar.16th, 2020

总结一下,在帮助别人和修图时,快乐来源于改变的过程。而在为了某些有指向性的目标奋斗时,虽然结果能带来外界的认可,但这种认可是短暂的,不确定的。而过程带来的快乐是内生的,长期的,且稳定的。正是这种“客观”看起来没用的快乐驱动着我们继续为自己的目标奋斗,并享受这个过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