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乘坐航班时,我们把座椅向后靠是否合适?”——对昨日课上的讨论问题有所感触,特作文以记之。

从机上附加服务和解绑角度来看,在平飞过程中我们可以向后靠。引用一段我演讲时候的引言:“当我们在买这张飞机票时,我们买的不只是从A到B的位移,还有很多其他服务,比如托运行李,飞机餐等。想象你购买了一篮子东西,但他们之中的一些你可能不会用——比如出差你不会把行李额用完,可你依然需要为他们付钱,因为他们是一捆(原文为bundle)。”除了最基本的位移之外,其他所有的服务都是附加服务(ancillary service)——甚至某公司还提出了在A320上卖站票的方式来最小化附加服务!现在国内大部分航空公司还都采取捆绑销售附加服务的方式。本质上,可以后倾的座位是航空公司售卖的一种附加服务,购买机票则是使用后倾座位的充分必要条件。因此,从服务的所属权上来说,这部分服务不能被我们干涉。

曾考虑过销售站票的低成本航空公司

虽然对于座位后倾进行差异化服务在削减成本上的意义不大,但如果进一步,如果航空公司在现有的机型上每单数排加装Knee Defender类的东西,双数排不动。对于不想后靠的乘客,航空公司可以给予里程等补偿并安排他们在单数排上,对于想后靠的乘客,则对他们的购买舱位或其他属性做限制——根据昨日上课的讨论,某位身高过人的英语老师一定愿意为了前面的人不能后靠而买一个略高的舱位。

再进一步,如果航空公司在下订单时对于经济舱中每个座椅的属性进行差异化设置,使得某些排的座位不能后靠,而某些排可以。同时对座位可以后靠,同时前排座位不能后靠的座位加装PTV,靠枕等附加的娱乐 / 增加舒适的attribute。对于这些“后舱中的超级经济舱”,航空公司加收选座费,“压榨”掉更多的一些消费者盈余。这样不但可以实现创收,还可以顾及到乘客的利益,使得他们“不用为自己不care的服务额外付钱”,和我之前研究的MFP一样,都是双赢的。如果有付费座位没有卖出去,则可以按照常旅客和预定的舱位等级对有slightly better attribute的那些座位进行分配,还可以积累旅客忠诚度。如果只有一家这么干,他势必会被抵制。但是想如果三大联盟同时这么干,相信南航也会迫于压力改变的——至少在部分新交付的飞机上。

对于我来说,靠窗的座位就有一定的议价

正如你坐在洲际航班的公务舱中不会有人阻止你把座位调平一样,我们也不应该责备经济舱中把座位倾斜角度加大的乘客。他们有权行使自己购买来的服务,而你无权去干涉他们。但这并不意味我们就应该不顾他人感受的生生把座位向下压,甚至在遇到所谓的 “Knee Defender” 时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大打出手。这篇文章已经论述了在权力和航空公司销售的附加服务方面我们无权让别人在平飞阶段调平。至于我们是否要调直靠背,是否去消费我们购买的服务也是我们的选择。至于这个选择,则是见仁见智了。

关于这件事,你怎么看?欢迎在博客下方留言,期待听到你的声音!

For me, spotting is more than spotting!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