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推送的灵感来自于华航747-400 天合联盟彩绘(B-18211),那架一来PEK我就有事的飞机。没错,他今天又来了,我又(非常正常的)有事。
与错过的18211及其他飞机一样(这两天来的重庆321neo,大韩天合彩绘和之前的若干飞机),每次在雷达上看到想拍的飞机落地心中就会很难受,感觉这是拍机中的一笔Loss。但有时我也会走运,拍到一些意料之外的“好货”,比如摆渡车上碰见的阿塞拜疆,窗外看见的汉莎346。虽然拍到“好货”能让我开心好一阵子,但错过一架同样会让我心情低落。

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减少我对于这种“损失”的厌恶呢?

重新界定“损失”或许是一种好方法。如果把“损失”定义为“飞机来了,我没拍到”,那么损失的基数将会是很大的。但“损失”还可以定义为“我去拍机了,没拍到”,甚至可以定义为一个空集,即只要拍到一架飞机,不管是否为彩绘,就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这样一来,拍机就完全变成了一件令人快乐的事情。只要我能拍到一架飞机,我就获得了一定的收益(或效用),只要我获得效用足够多,那么我来机场就是值得的。拍到彩绘机或许能够带来比较多的效用,但没拍到这架还有很多本地航空公司的稀有机型,没有稀有机型还有主力机型的不同注册号,即使注册号都一样,在阴天,蓝天,夕阳,日出,不同光线和能见度下的感觉总会有所不同。这样看,我拍到的每一架飞机都是“新”的,我也就不会由于拍机而受到“损失”,也就不会产生厌恶了。

    对于定义的改变可以帮助我们缩小感到“损失厌恶”的可能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应该完全“佛系”:既然不拍机也没有损失,那么我直接躺在家里和朋友开黑好了。解决了“损失厌恶”不代表在同时丢弃掉“获得喜悦”。既然拍机是一件能给我带来喜悦的事情,那么我愿意为了拍机而付出一定的成本去调整心态。完全的“佛系”代表着拍机对我已经没有或只有很少的正效用了。那样的我可能就会向一块拍机的飞友发问:“不就是几架不同颜色和大小的飞机吗,有什么可拍的。”对拍机的完全佛系代表着这项爱好已经不能再被称为一项爱好了,更像一个任务。之前也经常说“Spotting 4 fun”,这句话不假。因为拍机本质上不会给我带来什么功利的好处(目前为止,他令我快乐,这就够了)

   总结一下,为了减少对一件事所带来损失的”厌恶“,我们不妨先把“损失”做个定义,让那些看似为“损失”的事情更像一种潜在的收益。沉浸在获得的幸福感中而不是损失的后悔中,事情会变好的。

For me, spotting is more than spotting!

Join the Conversation

1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