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0天的推迟更新公众号和12个小时的紧张学习后,我终于有时间打开电脑,写下这篇平淡的推送,用来分析自己为什么不能在假期去拍机,而是要做“正事”,要“勉为其难”的在明亮的教室中受到知识的热情款待。

在表达我对那些让我关注在“正事”上的人的崇高敬意之前,我必须解释什么是“拍机”。本质上来讲,拍机是我的爱好,一项在投入后能给我带来正效用的事情。虽然拍机带来效用的大小会因是否为“好货”而改变,但总体来说在拍机上投入时间和收获的效用呈线性相关。由于拍机时长太少,我还没有感受到边际效益递减。

(关于“拍机”的详细定义和讨论详见往期推送,传送门:论拍机

妨碍我拍机的是什么?对于此刻的我来说,拍机的敌人显而易见,就是明亮的教室。道理很简单,上辅导班和拍机都需要一项“稀缺的资源”,即时间。二者相互为替代关系。而由于资源必须被“有效”的分配,所以分配给拍机的时间就是零了。此刻我的书包里还有1000多页的资料和练习,他们需要我的时间投入。在上课时,我总会衷心的感谢那位帮我合理安排时间的人,是你剥夺了我快速获得快乐的机会,将我推入了无涯的学海中,让我苦苦挣扎。是你用什么“同伴学习”,“集中训练”,什么“保证提分”哄骗着我,让我在CAVOK的上午扎进题库中,让我在中午休息时都对着随机排列的冷冰冰的印刷字符抱头叹息,只为能够完成当日的学习任务。做题时,那种填彩票的感觉如鲠在喉;记忆时,耳边好像响起了飞机降落时的嗡鸣声。

那位帮我合理安排时间的人是我自己,我配得上上面那段感谢。那个人是我,那个渴望更好前程的我。在某些时候,拍机的敌人是梦想。报名参加辅导班绝不只是为了在当下(不考虑未来收益)承受一笔效用的损失,而是为了在未来获取一次性的,极高的收益——通过考试获得的高分,我离梦想又近了一步。当下的“负效用”是在为了日后更大的正效用打下基础,而且在此时间的投入产出率是一定高于拍机的:在现在拍和在3年后拍收获的作品没有本质区别,但在一个月后取得好成绩和在3年后取得好成绩带来的效用则有着极大的,甚至是有无效用的区别。

但是通过效用来做决策总会陷入行为经济学的“陷阱”中。根据行为经济学的“当下享乐偏好”,我们愿意在当下获得正效用,将负效用推到日后,而不是“先吃苦,后享乐”。强制的参加补习班帮助我在当下“强制获得”负效用,从而在日后收获更大的正效用。而面对负效用,作为一个不可能完全理性的人,我们总会“感觉”这样的决策是不合理的,所以我才会在辅导班上多次“感谢”自己。

我们还可以从化学平衡的角度来讨论拍机的“敌人”,假设存在以下可逆反应:

a拍机时间<——>b课外补习时间
其中a+b不变,假设两个时间为液体

最近一段时间平衡受到外界刺激,被动注入了更多课外补习的时间。根据勒夏特列原理,在平衡内部的反应是会向刺激的反方向变化的,in this case平衡会向“拍机”方向移动,但最终新的平衡中“辅导班”分子的个数会比之前多,占的比例会增加。不同于液体之间的化学反应中反应后可变,人一天只有24个小时,一周只有7天。所以在新的平衡中,课外补习的比例变多,“侵占”了拍机的时间。

总结一下,拍机的敌人表面上是辅导班,因为二者都需要时间这一稀缺的资源。但本质上,对于时间分配的选择来自于对于投入后回报的预期,因此这个问题是在比较拍机带来的当下的效用和辅导班带来未来效用的预期。虽然我无法定量的对辅导班带来的效用求预期,但我可以通过考试成绩的提高来间接反应。毕竟好的成绩是好的前程的必要条件,而好的前程是我的梦想,在我的效用体系下能给我带来最大的效用。辅导班总会结束的,当下的负效用也终究会换来金榜题名带来的最大正效用。对于辅导班和拍机的取舍算是一个动态平衡,我需要根据时间和条件去权衡二者的“重要性”,在注入了辅导班时间后及时调整时间比例安排,从而保证新的平衡还能稳定,而不是最终由于体积/压强过大而破坏了容器本身。

Jan.20th,2020

Join the Conversation

2 Comments

  1. 这位兄弟 有些好货不去拍 就再也来不及了!!!(Smirk)
    看,外面天气多好,一大堆好货来啦!不去拍吗?去吧,少上一堂课又不会怎么样~少做个作业又不会少活一年。就去一下下,啊,一下下,去浪去~
    (以上纯属玩笑,疯狂试探,别当真)
    一些额外的“增长见识”的课程会带来短时间的痛苦
    但是有些时候是有必要去承受一些痛苦— —
    飞友需要承受双倍痛苦,但依然会获得双倍回报。
    fight for my fligh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